• 高伟光否认是混血儿:我是汉族全家没混血基因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7月17日晚上8时40分左右,还在办公室的程政清收到同事发来的消息,“看到没?我们上央视了。” 在村民院坝里开设巡回法庭 程政清是奉节县人民法院第三人民法庭庭长(以下简称第三法庭)。他和同事坐溜索过河送法下乡的画面,出现在央视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一集《时代之问》中。 第三法庭是奉节县海拔最高的法庭,著名的天坑地缝就在辖区内,有6名工作人员。一年中大半时间,法官们都在山路上,出门办案不时需要坐溜索,溜索法官因此得名。 程政清的手机里保存着一家人幸福在一起的合 18日,重庆晚报清晨6时出发,驱车500多公里,来到第三法庭所在的兴隆镇,走近这群常年驻守大山深处的溜索法官。 1 法官的夜与昼 程政清当晚是在手机上看完专题片的,但他没有立即告诉家人自己上了专题片画面这个消息。 在县城医院工作的爱人本月初刚生下二娃,因为无暇照顾,上周他把母女三人送到万州老家,托自己的老母亲帮忙看顾。 除了对家里三代女性感到愧疚,程政清还有一丝心虚,因为他居然记不得二娃的生日到底是7月2日还是7月3日了,“那几天忙得跟陀螺一样,没刻意去记。” 当晚,他按原计划写完一个离婚案的判决书,到深夜11时才回到办公楼对面的宿舍。 加班是常态。最近3年,溜索法官共处置化解各类矛盾纠纷3000多件,其中审结案件1600多件。平均下来,3名审判员人年均结案近180件,平均每2天1件,案件调撤率70%以上,服判息诉率高达98%,审结的案件无一因认定事实或适用法律错误而被上级法院改判或发回重审。今年案子更多,上半年审结案件就已超过300件,“几乎每个人都在加班加点。反正大家吃住都在法庭这个院子里,往返也方便。”程政清说。 晚上加班,早上也不得闲。18日早上6时30分,程政清手机响了。 “程法官,老婆把我电话拉黑,啷个办?……”对方自称在法院打过离婚官司,至于现在到底离没有,避而不谈,“重要的不是离不离,而是我一辈子当她是我老婆。”男子希望程政清出面调解,让女方尽快解除对自己的封杀。

    上一篇:春天的植物图片

    下一篇:铁总:倒卖车票等7种失信行为纳入信用记录